颜一

特别好看。

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活着本该如此,活着只能如此。

每每谢幕的时候,都感动地不得了。

一个人,离舞台那么近,又那么远。每到此时,便会分外怀念曾经的理想,我爱它,特别爱它。但是,怀念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就像不曾聒噪和奋斗过的青春。

每个人应该都有无以言说的伤悲。曾经的那6个月,就像那句话说的:认识的人越多,就越喜欢动物。那时候,只和动物说话。

我安静地隅于角落,仓皇地不见任何人。那一记清脆的耳光打碎了记忆里所有的相信。在医院里,见的最多的是生死,感受最多的是淡漠。

所以,都无所谓了。

会落泪,是因为想到了自己。会抽泣,是因为联想生动地那么逼真,逼真地就像一场噩梦。

梦醒了,一个人。活着。
评论(3)
热度(2)

你好,女少年!

© 颜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