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一

你看,它多像刚哭完的样子。
鼻子里都是感冒的味道,却觉得这让我很有战斗的感觉。想起《小岛》里一篇说路灯的:
    这路上,有一支路灯,站在路的直角弯,经常整夜见不到一个人,甚至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个人。这对路灯来说,是很寂寞的,它在傍晚六点醒来,到了下半夜,眼神发亮,非常精神,早上六点,闭上眼睛睡觉。你知道,路灯和人的作息时间刚好是相反的。
    白天,这条小路上倒是有一些人。白天人们比较敢走陌生的小路。其实白天和黑夜没什么区别,不过人是很奇怪的动物。此时正在睡觉的路灯看不见路上的人,它也许梦见了一些人。
    就这样,路灯非常非常久都见不到一个人。
    终于,有个人走过来了,在半夜十二点!他要经过一座坟墓呢!这是路灯最亮的时候,它像个圣人,头上有圈光环。
    他的尾巴——也就身影——慢慢由长变短,他站在了路灯下面。
    他抬起头,显然,他听到路灯说:你好。
    路灯是很害羞的物种,像害羞的人一样,它说话也很轻,有点模糊,不仔细听,像是一声“咝咝”。因为害羞,没被人听见,路灯反而会长出一口气。它真矛盾啊,不过,见到人就很开心了。
    站了一会儿。那人说:再见。
    路灯也说:再见。
    那个人的身影慢慢变长,最后那么高的路灯也看不见他了,树影把他遮住了。
    这个故事是真的。因为我就是那个人呀。

你看,这像不像是一精神分裂的人写的自己与自己的对话。或许,感受力过于丰富的人,总有一个与自己抗衡而不愿为人知晓的世界吧。
我却觉得那个路灯像极了我。

评论(1)
热度(6)
  1. 夏天烦恼有点多颜一 转载了此图片

你好,女少年!

© 颜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